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免费在线要看小说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要看小说 >

天地生吾有意无_ 第238章 哀矜惩创(3)-

时间:2021-05-27 13:11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点击:
老松子儿小说天地生吾有意无 第238章 哀矜惩创(3)在线阅读。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    小舞听罢,颓然倒地,她依然没有流泪。

    原来大悲无泪的话,竟是真的。

    周大王本不想处罚周旦,因为无论在朝堂,还是夜来不寐的宽解陪伴,都越来越离不开他,但他狠狠心,还是觉得不得不罚。

    这个四弟什么都好,就是身上有文人的一身傲骨和酸腐,做事刻板冲动,今日敢说弃官离宫的蠢话,明日不知又会做出什么更荒唐的事。

    虽然周珷也明白,周旦是关心则乱,也知道他一直有畅游山水的小心思,但正在剪商的关键时刻,他这种不管不顾的幼稚举动,也确实该整治一下。

    周珷想让周旦冷静下来,好好思索一下,情谊与大义孰重孰轻,只有经过痛定思痛,他才能摸通官场机窍,学会灵活人情练达,只有这样,他才能可担负天下大任。

    所谓凳奴,就是四肢着地跪着,以后背充当下马和下车凳的奴隶。要被许多人踩来踩去,是公认的最低贱差事,自古以来,还从没女奴做过的先例。

    被各种重量的人不断踩在背上,一个女孩很难承得住,一不小心就可能被踩断脊骨,那就是非死既瘫的结果,周旦心疼小舞被送去践踏尊严,过着生不如死的日子。

    周旦完全乱了分寸,哭着求情:“王兄,不能啊,饶过小舞吧,她还是个孩子呀,别折磨她,她会活不成的,求求王兄,让臣弟……替她受过吧,……呜呜呜……”。

    一直没有说话的周锦年,也红着眼睛,跪地求情,“请王兄,念在甄小舞,还是个孩子的份上,就饶了她吧”。

    见表哥周珷没有吱声,周锦年又望着最疼他的祖母求情,“祖母,最是仁慈了,请祖母………帮忙求求情。她,她……她真的是个……特别聪明的好女孩,她……有过目不忘的本事,真的!她文章写的也好,哦,我的许多课业……都是她给做的,她真的很有才,不能就这样……毁了她呀!祖母……”。

    周锦年为帮小舞求情,把自己丢人的事都抖搂出来,他不在乎别人怎么看自己了,只想小舞不去遭罪,每日都被践踏在脚下,他担心倔强的小舞,会不甘侮辱,最终走上绝路。

    周锦年的话,还是让在场的人都愣了一霎,常面无表情的周大王周珷,都不自觉转眼看了一眼瘫跪在地、生无可恋的小姑娘,“有过目不忘本事”的话,让他的眼神中多了一抹舞,不易察觉的欣赏和怜悯。

    太王太后颤巍巍站起身,见长孙周珷已很重地惩罚了失态的周旦,和那个犯错的小乐师,那违反后宫规矩的事,她这个后宫说了最算的人,就不能不有动作了。

    老祖宗非但没有帮腔周锦年,还对违反宫规带着小乐师出宫的爱孙,下了惩治命令。

    “周锦年,你在后宫……常为所欲为,屡次违反宫规……还不知悔改,哀家命你,马上交出进出宫的令牌,以后,不经传召,不得入宫,若日后……你还不知收敛,那是时候……你该回去……帮帮你父侯了”

    “祖母!”

    周锦年听罢,是大吃一惊,满脸难以理解地望着最疼爱自己的祖母。

    太王太后一直把这个小儿子的唯一嫡子养在身边,最是喜欢他嘴甜会哄人,有他在身边,带给自己许多乐子。大了以后,让他出宫回府去住,但还是盼着他能每隔一两日,来宫内探望自己,令牌是方便他可随时进宫。

    自己亲手带大的孙子,心中自然要比别的孩子亲近,收回令牌,那自己也会孤单不少,但今日这种情况,她不能不这样做。

    见周锦年还磨磨蹭蹭,不肯交出令牌,太王太后怒道:“还不快……交出来?你现在……就滚回府去,闭门思过,一个月……不得外出半步”。

    周锦年看祖母真生气了,不敢再回嘴,就应着“是”,施礼沮丧地离开。

    周度本就是个跟班的,见形势不妙,贼精地一直静静呆在一侧,未发一声,见周锦年离开,也对上施了一礼,悄悄跟着出去。

    周大王也示意祎安,将犯倔的周旦和呆若木鸡的小舞拉出大殿。

    殿内阶下只剩下周鲜,周大王又回到座位,端起茶杯低头喝茶,显然对周鲜,他不想再做表态。

    太王太后看明白了,其实今日的导火索和罪魁祸首就是周鲜,小乐师主动揽下一切,并不代表她就会被蒙骗,她自持还没老糊涂。

    太王太后脸上挂上淡淡笑意,眼神却很寒冷,对还跪着的周鲜缓声说:“鲜儿,你起来吧”。

    “是!”,周鲜施礼,起身规规矩矩立在阶下。

    太王太后眼眸微动,像是唠家常一般,又开口:“鲜儿,这后宫啊,本该由王后来管,但你也知道,你王嫂有孕在身,身子又孱弱,祖母没法子……就得多管些,最近啊,但这后宫……是频频出事,很多方面都没了规矩,连累大周……都跟着操心,是祖母没做好啊”。

    周鲜忙施礼请罪,“祖母,是孙儿的错,扰了祖母和王兄,请祖母责罚”。

    太王太后笑笑,继续道:“祖母,想趁着身子骨还硬朗,想要重新整治一番这后宫。燕雀大了……还要分窝,鲜儿,你已成家,在宫外也开了府,以后就回府……去住吧,鲜儿,你可明白……祖母的意思?”。

    周鲜顿时明白,祖母是在驱赶自己出宫,看来祖母和王兄,已怀疑自己,周鲜心内发慌,面上却故作轻松。

    “是!祖母,孙儿明白,明日,孙儿就搬回府”

    太王太后别有深意地看了一眼周鲜,“很好,有言说,见贤思齐,见不贤而思己过,鲜儿,有才能……可让人居高位,有德行……才能……让人守住高位,这其中的道理,你要好好琢磨琢磨……好了,折腾了这大半天,祖母也乏了,你退下吧”。

    “是!祖母、王兄,臣告退”

    周鲜忙施礼告退,转身后,嘴角微翘一下,转瞬即逝,得意中掺杂了更多的怅然若失。

    一场祸事,自己非但没被处罚,还打击到了对手,周旦乱了方寸,被清理出朝堂,没了周旦,王兄只会更加倚赖自己。

    表面上看,自己是赢家,但周鲜心里明白,实际上自己输了,输了王兄和祖母对自己人品的信任。

    沉默片刻,太王太后看向周大王,一声叹息,“大王,你真舍得……让旦儿……去独自守墓?”。

    周大王迎向老祖母的目光,“祖母,他最需要的……是冷静,需要,认真的反思……反省,不是吗?”。

    太王太后又无奈地叹口气,“是!他身上的那些毛病……是该去去了,大王,就不担心他……一去不回吗?他可早有……野鹤之心”。

    周大王沉眉敛目,微微一笑,“不怕,在这宫中……他有牵挂,他,逃不掉的”。

    太王太后脸上挂着几分担忧,几分无奈,还有几分薄怒,“哼!从那小丫头进宫,旦儿,就乱了分寸……失了心性,这是什么孽缘呦?细想想,那小丫头……倒是个明白通透的,唉!真怕她……毁了旦儿”。

    周大王目视远方,眼神茫然寂寥,像是对自己祖母说,更像是自言自语。

    “她,为父还债……自卖自身,读书练剑……修习本领……勤耕不缀,自动自发,乃至废寝忘食,呵,还有,过目不忘的能力,小小年纪……未动声色,就能搅动几个主子……方寸大乱,是个祸害,但……也是个好苗子,也该……好好锤打捶打”

    太王太后看向周珷,突然明白他心中所想,眼中有疑虑,担心地问:“做凳奴,那小丫头……能受得?”。

    周珷迎向祖母的目光,苦涩一笑,“若是个……人物,她……就该受得,若不是,死亡……也是她的命”。

    先定个小目标,比如1秒记住:书客居

     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